海 - 博客大巴 if (top.location != self.location) {top.location=self.location;}
  • (Lysanne,Canadian)

    Despair is the moment when you wake up into another dream.

  • (Ming zi,Chinese)

  • 有个法国朋友是音乐家,这个人很神奇,IQ在欧洲排行第二,我做IQ测试就还不到50,导致朋友说我跟鳄鱼一个智商,有一天我们聊天,说到照片的局限性很大,我问他有没有主意让一幅照片使人们读到更多的信息。他说:“You just do not see it cause you use your eyes everyday(有些事你看不到是因为你每天都在使用你的眼睛)”

  • 有一对刚结婚不久的夫妻,婚前两人甜蜜温和,婚后生活一起便互相指责大吵不断,他们来到远山寺庙,希望得到高僧的化解。
    丈夫说:我接受不了她爱的方式了。

    高僧说,高尚的爱即使方式不对,也愿意选择对方。

    妻子说,可是我的心已经碎了。

    高僧又说,高尚的爱,是心碎了,还愿宽容对方。
    下山的时候,山路陡峭,两人同时注意到山崖边有两株白色的风铃花,在恶劣的雾气中,纯净仁爱地靠着。
    丈夫拉过妻子的手,彼此扶持地下山了。

  • 荫绿的柳树下,几只穿绸戴粉的老女人在讨论什么,管夫人也在其中。
    穿粉绸的说:“这几年来夫君赚了点钱,街口王记家上好胭脂常捎回给我。”
    蹬紫靴的说:“夫君做官之后,次次携我出席重宴,应酬场面真是厌烦。”
    戴皮披的说:“夫君做布匹生意,上好的皮子丝绸全留给我,其实也不必这样的。”
    管夫人嫁夫十余年,家境也不富裕,故无发言,默默回家。
    穿过竹林小径,在夕阳下推开嘎吱作响的木门,但见老旧的桌上放了一束洁白的栀子,每年的生日如是,夫君没有一次会忘掉。
    管夫人无奈地摇摇头,摸着自己脸上的皱纹,云淡风轻地笑了。

  • 听说,他在山林溪涧边遇到她的时候,远远的,就为她的安静、甜蜜而钟情。
    后来他带她来到了城市生活,她生活的拙劣而笑话百出。
    衣裙在华灯夜色里显得单一、不懂都市理财的概念、不知道怎样看他老板的脸色说话、不会用洗衣机电脑、不知道看杂志和电影。
    朋友都嘲讽他带回一个布偶。
    他却温柔地对她说:“都市的人都已经习惯用世俗的标准去衡量一个人,蒙尘之心,已看不清你的纯净,当世俗褪去,容颜褪去,你还是你。”

  • 二十岁的时候,他们是一对青涩的恋人,牵着手依偎在海边,清冷明澈的月亮为他们的爱情作证。

    当他们分手,平静地相约不再联络。

    五十年过去了,清晨的报纸上登出在海中发现一具老妇人的尸体,怀疑轮椅在崖边不慎滑落。

    第二天,从不看报纸的男人,第一次回到海边,看着瞬间波澜的大海,眼神像清云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