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 - 博客大巴 if (top.location != self.location) {top.location=self.location;}
  • (Lysanne,Canadian)

    Despair is the moment when you wake up into another dream.

  • Don't you cry girl, i treat you so right...

    (Mike,Canadian,Halifax)

  • (Nicolas,Canadian,Halifax)

  • (Mike,Canadian)

  • (Lysanne,Canadian)

  • (Ming Zi,Chinese,Tian Jing)

  • (Bobby,Canadian,Mt uniake)

  • (Lysanne,Canadian)

  •  

    (Kong Chen,Chinese,Jinan)

  • (Kevin,Canadian,Ontario)

  • (Ming zi,Chinese)

  • (Zhao Liangnan, Chinese

  • orange rain

    Tag:

    (Philip.Australian)

  • Floating

    Tag:

    (Lorena,Brazilian)

  • Single city

    Tag:

    (Tang Zhengliang, Chinese

  • waking up..

    Tag:

    (Philip.Australian)

  • Moonlight

    Tag:

    Sometimes,people realize that the opinion of the majority might be wrong.

    But,what if the majority includes ten million people,

    and what if it is a religion?

    Will you still stick to your own vision?

    人们有时清楚地知道大多数的观点不一定是对的,

    可如果这个大多数是一千万人呢?如果是一个宗教呢?

    你还会坚持你的立场吗?

  • Year by year.

    Tag:

    亮亮哥哥马上就要结婚了,祝你们像姨妈和姨夫这样幸福快乐!

  • 当所有人的表都慢了,
    即便你的表和新闻联播一样准时,
    也没用。

    有些人不喜欢春天,
    不喜欢夏天,
    不喜欢冬天,
    不代表他/她就喜欢秋天。

    我理想的城市生活是,
    把所有向上的楼梯都变成电梯,
    向下的楼梯都变成滑梯。

  • 我是寺庙前的一把扫帚,香火旺的时候我就靠在庙里刚翻新的墙上休息,因为人群散去我就要开始忙了。
    来这里的人有些很奇怪,他们从来不会觉得扫地这种事也是一种修行。
    他们做的事就像小时候做作业给家长老师看一样的道理,现在只在做一些修行证明给佛看。
    今天两个人为佛祖智慧的事情争起来了,听他们讲“一旦你怎样怎样,神会怎样怎样”
    其实他们太低估神的智慧了。
    你们在这个世界上见过最有逻辑的人没,
    见过智商最高的人没,
    见过最大度的人没,
    见过最乐观的人没。
    人类尚能如此,你们觉得作为佛,他的逻辑,智商,宽容,乐观会比这些人低吗?
    我很老了,作为一支扫帚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投胎,转世。

    我是一块墓碑,春夏秋冬我都站在墓区之中,你下了长途的公交车,穿过枯旧的松林,在养了四只花猫的墓园登记处签个名,C区9排第20个就能看到我,我很老了,也已经很脏了,并且我从没见过笑容是怎样的,人们来这里总是哭和讲秘密,世界上最安全的事大概就是将秘密讲给死人。
    噢,有一次,有个一身黑衣的女人,捧了一束白色的花,静静的坐在我旁边的墓碑前,她临走前瞟到我,微笑了下,眼里透出一点羡慕,从旁边兄弟的白花中取出一支放在我的脚下。
    我不知道我脚下的这个人有怎样的故事,我的身上不像大家那样写满了字,只是写着1959-1990,除此之外还刻着一个女人的唇印。
    我不说,也没机会问。

    我是一只灰色的猫,我的女主人经常跟我说她很羡慕我,
    早上冒着严寒出门时,她羡慕我可以不那么早起床,当她在靠在书架前哭的时候,我走过去,她说羡慕我不用懂这个世界的复杂。当我坐在窗前时,她拍拍我,我回过头看到她可爱的笑容,她说,真羡慕你一辈子都有我保护。
    可是我永远都学不会用她的语言告诉她,我有多孤独。

    我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千万人中其中一户人家门前的邮箱,蓝色的那个,3年前我年轻的女主人吉塞娜在我面前跟她的情人大吵了一架,伤心的回去了,不得不承认那个巴西人长的很一般,况且那一天,吉塞娜才得知原来交往半年的他早有妻室了。
    后来吉塞娜迅速搬家了,那个巴西人在2周后来找过她,神情失落,留了一张信笺在我的肚子里。
    我知道不应该,可还是偷偷看了,上面写着,我跟她离婚了,我忘不了你,可你在哪里?
    我只是一个邮箱,终年穿着蓝色的衣服,三年过去了,吉塞娜从没回来过。

    讲一个冷笑话,我是蜘蛛。

    我是一个手机,我的主人很帅,很深沉的那种帅。
    他对女朋友很稳重,痴心,况且他总是很忙,忙着事业和学习,似乎也没时间周旋于其他女人之间。
    他对女友说,你是我的第一任,也会是最后一任。
    这辈子只娶你。
    在这个新世纪有一个女孩们都心照不宣、闭口不提的规律。
    就是当马路上的坏男人成灾的时候,女人们就会为那一个痴情的男人疯狂了。
    可我是一个手机,每天我听着我的主人对不同的女孩们说着同样的话。
    因为我是一个手机,我什么也不能说。

    我是一场洪水,当暴雨来临的时候我也会失控的夺走很多人的生命,尽管我不是有意的。
    半个城市已经被我吞噬了,水果摊,报纸,车子,行人,宠物,还有集市里待贩的鱼虾。
    当我淹没过一辆车子时,我看清车内的一对情侣,在最危急的时刻,那个男人把昏死过去的女友放在身后,试图从仅能开的一个门中逃出来。昏过去的女人不会明白,可是我清楚的很,于是在门开的时候,我用尽我的力量,只把那个女人推了上去。
    后来人们都说男人付出自己的生命救了他的女友,女友也几度为之痛哭,发誓终身不嫁。
    而我,每日依然与水草,灌木丛,月亮,雾气,和那个男人的尸体上掉下来的戒指作伴。

  • 女人问男人:这几年你都在干什么呢。
    男人:等你后悔。

  • 有个法国朋友是音乐家,这个人很神奇,IQ在欧洲排行第二,我做IQ测试就还不到50,导致朋友说我跟鳄鱼一个智商,有一天我们聊天,说到照片的局限性很大,我问他有没有主意让一幅照片使人们读到更多的信息。他说:“You just do not see it cause you use your eyes everyday(有些事你看不到是因为你每天都在使用你的眼睛)”

  • 新年想说两句话,第一,你一直在做大家不敢做的事情,你有没有做过大家不愿做的事情?

    第二,岁月有时很奇妙,所以不要攀比成熟,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上一块久经风霜的石头成熟,也不要标榜单纯,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上一块久经风霜的石头单纯。

  • 我有个朋友叫sk.b,昨天跟他聊天,他说有些事你不要去想,一直冥想,就真的会在这个世界上发生,千万不要小看人内心的力量,我觉得说的很对。

  • 真的很忙,很多想法,我又很懒,朋友们说我变得很爱笑,你们大概看不到这里,我要说谢谢,最近的你们好到让我受宠若惊了,呵呵。

  •  

  •  

  •